二次元小窩 次元說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自從《詭秘之主》的漫畫開始連載后,對于這部漫畫的不滿也日益增多,我曾經多次點述過國產漫畫的問題,這次我也不會放過,因為這次的情況是一個非常非常典型的市場決定產品的例子。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當下人們對于國產漫畫的怨念基本上集中在以下幾點上,條漫、畫工不及格、團隊作業還偷工減料、不重視劇情等,關于這些問題點我就不再過多贅述了,我和我的同僚們有很多文章是關于這些方面的。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而這次《詭秘之主》漫畫至少表現出了三個問題,這些問題才是核心問題,這三個問題分別是,用戶群分割問題、市場心態與成本問題、市場周期問題。

1、表現形式導致用戶群分割:這個問題應該是國產漫畫最尷尬的一個問題了,并且在可以預見的時間中這個問題應該是解決不了了。

這個問題的核心在于中國最龐大的漫畫愛好者(還不能叫做消費者)群體是通過條漫的網絡傳播而誕生的,與發展了二十多年的頁漫受眾一起形成了國內的漫畫市場。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而條漫的流行是在2014年前后,這之間由于缺乏中間群體,雙方開始出現了明顯的隔閡。

隨后新問題就出現了,國內的漫畫平臺也隨著這三個群體開始了分化,承接紙質漫畫雜志,主打頁漫的有妖氣、主打彩漫條漫的快看漫畫、以及各類有版權或無版權的日漫網站,進一步加劇了用戶群體之間的分裂。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這其中以條漫與頁漫的沖突最為激烈(彩漫是細節缺失,但有辦法補救),因為這兩種漫畫的表現形式截然不同,傳統漫畫以紙質書與電腦網頁為載體,是手機時代前的產物,而條漫是完全以手機為基本載體的。

雙方最大的差別就在于條漫為了照顧手機的閱讀習慣,完全放棄了橫向的畫面表達,這個差別讓條漫與傳統漫畫徹底隔絕開來,進而導致了用戶群體的單向隔絕(條漫可以向傳統漫畫過渡,但反過來就很難。)。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具體到《詭秘之主》的漫畫上,起點的用戶群體一直以來都是20歲—40歲年齡段群體,并且根據過往的數據分析的表格中我們可以看出。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起點的主要消費人群集中在20—30歲,沿海一線城市的男性(女性比例在增大,但依然是少數),這個年齡段的人群要么沒有接觸過漫畫,要么漫畫看了無數本,很少有人是從看條漫開始看漫畫的(畢竟條漫的歷史只有短短的幾年,而且男性的文化娛樂中大概率包括游戲這種文化產業集大成者)。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因此這部分人群對于條漫形式的漫畫改編自然無感,甚至對于條漫缺失了大量細節與偷工減料而感到憤怒(并且接手漫畫改編的作者畫工明顯有問題)。

2、市場心態與成本問題:這是造成《詭秘之主》改編漫畫以及國內條漫水平低下的直接原因,關于條漫其實大家一直有一個誤區,就是條漫作為一個畫面表現形式,必然缺失細節。

這個實際上是完全錯誤的,簡單來說,只要作畫標準一致,條漫與頁漫的出稿時間實際上不會差很大,那么為什么兩者的實際差距會表現得如此之大呢。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稿費實際上沒什么差別

首先,條漫是網絡時代的新產物,作為一個網絡時代的產物,它要被資本接受的首要條件就是要能夠跟得上熱點變動速度。

而頁漫作者習慣的周更甚至月更在互聯網時代顯然就有些跟不上趟了,網絡平臺為了能充實內容,確保數據量,最簡單最容易操作的辦法就是增加漫畫數量,同時要求作者增加更新量(就算平臺不要求,讀者也會有要求的)。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詭秘漫畫是一周雙更

市場的需求導致作者也開始向快速更新的方向走去,但繪畫畢竟是一個手工活,再怎么增加人手,作畫速度也是有上限的,那么剩下的辦法就是降低作畫標準了。(不但條漫如此,頁漫也開始有往這條路走了)

其次,國內的漫畫發展還遠沒有到作者之間競爭的程度,競爭的主力實際上依然是平臺投入,平臺一放松馬上作品熱度就開始降低了(快看這一點上占先機了,條漫市場基本上都是它開拓的,獨享一個市場,無奈這個市場消費能力太弱)。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發展程度不夠的一個表現形式就是用戶群付費欲望不高,無法開展付費觀看模式(各個漫畫平臺的付費觀看推行都不順利,起點在這里取了個巧)。

而為了維持作者團隊以及網站的內容數量,各個平臺只能自己掏錢去發稿費,同時將資源不加審核的集中在了熱度高的作品上,而不去深挖作品內核。

于是業界開始出現大量低水平工作室與作者,開始拼更新速度與爆點,不論劇情合不合理,只要有爆點就敢往上畫,只要維持高熱度就能從平臺那里獲取稿費,市場三角被打破,作者——讀者——平臺的三角結構變成了作者——平臺。

這一點落實到《詭秘之主》的漫畫上,我們就看到了大量的畫面建模和復制粘貼,降低畫面背景工作量,以及受歡迎的內容要素大量堆積,對原作了解不深等等問題。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起點是國內最大的網絡小說平臺,但在漫畫行業上也無法對抗整個行業風潮,不論起點的初衷如何,他們最終并且最經濟的辦法只有改編成條漫。

而這在現在國內的漫畫市場上是常態,我這里順便說一下我的一個猜想,起點的項目組作為文化工作者不大可能不了解國內的漫畫市場。

這次的漫畫化我認為恐怕確實不是給原作粉絲看的,是實實在在的用來突破壁壘的嘗試,起點應該是打算靠這部漫畫來吸引一些條漫受眾群來進一步提升起點的受眾。

3、市場周期和題材選擇問題:國內的文化市場最大的特點就是更迭時間快,盡管網絡文學通過百萬字的長度盡可能的延長了熱度持續時間,但是這個時間依然非常緊張,完結后半年,再優秀的小說也會被新的小說取代。

所以不論是起點還是其他平臺,都必須盡快完成改編事宜,不然一旦失去熱度,所有的投入都會打水漂,而起點現在一年要改編多少作品呢?2019年的改編,光是動畫就是20部上下,這還不算漫畫和其他的改編。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可以想見這是一個多么大的工作量,請注意一點,即使閱文不是改編的主導方,這其中也有大量的討論、版權問題、發布細節等事務需要閱文配合。

而這里面有一個問題,從改編的角度來看,《詭秘之主》并不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素材,首先《詭秘之主》是肯定無法改編為電視劇或電影的(至少在中國網文進入好萊塢視野之前),這個在讀者圈子里是已經有共識的了。

而改編為動畫和漫畫,如何打造畫面就是一個大問題,這里我可以舉一個例子,那就是華納兄弟版、小羅伯特唐尼和裘德洛主演的《大偵探福爾摩斯》,這部作品被認為是蒸汽朋克元素植入主流商業片中的成功嘗試。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在我知道的各類制作人中,我覺得我只能想到大友克洋、押井守等人適合做這類型的動畫,畢竟《詭秘之主》中有大量的景物、人物與日常描寫。(或許川尻善昭也可以?)

高難度的改編讓人很難判斷它的收支比與制作時長,如果制作時間太長(這幾乎是確定的了),那么注定起點會放棄這個項目。

而從具體的情況來看,起點恐怕確實對于《詭秘之主》的改編沒有投入太多的精力去協調管束,按照已有的情報,改編工作室是去年四月拿到了授權合同,六月份出了預告,然后到了今年一月正式放出。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這中間長達半年的時間如果讀者有關注過的話,就會發現工作室和讀者之間的罵戰就一直沒有停過,起點官方也一直沒有一個定論,這顯然只能歸結為起點方面的態度了。

最后我們可以總結一下《詭秘之主》改編漫畫的問題,確實是一個非常經典的市場選擇決定成品質量的案例,首先《詭秘之主》的改編難度過大,投入收支比與制作時間不明朗,市場和平臺自然不會在這方面投入太高的資金與人力。

其次,國內主流的閱讀方式是手機閱讀,人數最多的漫畫受眾群體是條漫,并且在年齡閱歷乃至消費能力上與起點主流人群格格不入,而投入太高做精細的頁漫既不符合移動閱讀的習慣,也很可能會出現虧損。

所以起點做出了一個最經濟的選擇,做成本最低,更新速度最快,面向人群數量最多的條漫,這么做的優勢很明顯。

詭秘之主漫畫改編失?。菏袌鰲l件下的無奈博弈

原作粉絲不會受到影響而選擇放棄原作,做好了是錦上添花,平臺、作者、粉絲實際上都不會受到太多實質性的損失(漫畫一章49點起點幣),反而可能給起點增加一批新讀者。

然后還是對起點漫畫區做一次宣傳,起點漫畫區一直不溫不火,用戶也主要是起點本身的用戶,借著這次機會或許能夠讓起點漫畫區起來,而且我感覺其實起點挺重視漫畫區的。

總的來說《詭秘之主》改編漫畫會弄成這個樣子,除了有一部分是題材與時代選擇的問題外,更主要的原因還是主流市場的需求與《詭秘之主》原作的沖突。

這不得不說是一個遺憾,或許以后烏賊拿回了自己的版權后可能選擇重新改編,也可能不會,但我衷心的期待一部真正的《詭秘之主》漫畫的問世。

二次元小窩作者編輯:巡門守夜

留下回復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